自豪的小统计员
 来源:新乡综合科  编辑:  时间:2014-09-10 16:57 

2010年加入统计队伍之时,第一个感觉就是整天要面对如蜘网的数据,如山的报表,迷宫一样的程序,迷迷茫茫中拿出蚂蚁啃骨头的韧劲认真学习统计知识,程序术语,作为一个新人,耳边经常出现一些从来没听说过的词语,有时候听同事交代任务,感觉自己像是在听天书似的,还要回头仔细琢磨那句话到底是让我干啥的,那时候一边干着限下工业,服务业,一边干着工信上的活儿,想想自己毕竟是年轻人,别人能干的工作,自己也能干,而且干就要干的最好。于是,在每个工作场面中都会有我的身影,一方面我积极向刘孟霞、马红宾、马秀娟等这些业务能手学习技能,另一方面也努力向她们学习如何做一个成功的统计人。

2010年正赶上人口普查,那时候分给我的任务是给普查员培训、宣传、报进度,每天需要跟各个社区主任打电话要普查进度,刚开始说话不注意,死板板的就是让人家报数,还要求必须每天有进展,总拿“人普”是政治任务来压各个社区,惹各个社区主任甚是讨厌我,不给我报数,报不上数据的我急得回家后嚎啕大哭,想想统计的活儿真是不好干。后来想想也是,人家手边可能还有许多比较重要的活儿要做,为啥要把你的活儿放第一位?硬生生的方法是不行的,我就慢慢改变方法,认真深入社区,摸查难点,亲自帮助解决实际困难,尤其是在人普观摩试点准备工作中,在炎热难耐的环境中有我来来去去的忙碌场面,从中我也真正体会到:想要给别人布置工作,首先知道这个工作的难易。

2013年经普,我作为普查科科长一时手足无措,这期间张国雷局长、雷明芳副局长在工作上给我很大的指导与帮助,普查科是承上启下、沟通内外、协调左右的枢纽,是推动各项工作朝着既定目标前进的中心,作为科长,深感压力巨大啊!同时,我分包了一个企业比较集中的社区,值得庆幸的是,我遇到了一个令我至今还为之感动的好普查员张艳华,她是从企业中抽调的统计人员,四十多岁了,身体不好,为了搞好经济普查,她认真学习PDA操作,短短一个上午就能熟练运用,经普需要上门定位、拍照,但是并不是每个企业都愿意配合的,有时候需要登门四五次才能见到老板进行证件拍照。有时候一说是经济普查的,门卫也不理解,直接说些很难听的话,但是这些她都忍着,耐心解释,把经普的目的、意义、要求都一遍遍说给人家听,真诚的态度最终赢得企业认可,愿意配合她来做这项工作。社区上百个企业,都是她骑着自行车一家家去的,记得有一家公司证件在很远的分厂,需要穿过整个城市从最南边跑到最北边,她就二话不说骑上自行车就去,来办公室上传数据时,看她满头大汗的,我就给她倒水,她不喝,爽朗地说“在路上跑的时间长,不好找厕所,不能很喝水”,一股无法言语的酸楚涌上心头,这就是我的普查员,她对工作的认真与执着让人感动。

经济普查让我天天加班成为习惯,有一次,为了核对数据,要找到几家上交的告知书,从几千份告知书中一个一个核对,晚上加班一直到十二点多,从单位离开时候看着黑洞洞的走廊真是害怕,回到家,儿子没睡,在等我,心酸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但是,为了工作,每次都对自己说这都是暂时的,美好的明天就在眼前。

除了经普,我还负责工业生产、能源日常月报表以及法规与计算站相关工作。而生活中,我的角色是女儿,是媳妇儿,是母亲,是妻子,而这一切,仿佛都与我无关。3岁的儿子每次到周末就问:“妈妈,你还加班不?”看着儿子稚嫩的小脸,我满心的惭愧,上学一年多,每天都是让他延时一个多小时,每次教室都是他自己在等,而我只去接过一次孩子,当时儿子看到我去接他了,高兴的哭了,我也哭了。回头想想,工作与生活就像跷跷板,平衡的时候很少。

纵然统计工作千头万绪,琐碎繁杂,但是统计永远是认清当前,规划长远不可或缺的依据,特别是当我们用先进的统计软件分析出当前经济发展的规律和矛盾时,一种满足感、成就感油然而生。随着工作的深入,我越来越感觉到统计工作在国家宏观调控中的巨大作用,各种经济形势分析会议上统计局首席发言,因为统计局掌握着第一手资料,所以干统计,我自豪!

新乡市高新区  刘 辉    联系方式:0373-3539937